1-1 (1).jpg

「以前都是依照修一的決定做事情,他過世以後,有一陣子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?」飲食方面也都是以修一的健康為考量,自己跟著一起吃。由於向來都是過著這種生活,英子女士頓失方寸,生活節奏大亂。「我掌握不到每天準備三餐的重點,只是煮給自己吃,就提不起勁。不管做什麼,吃什麼,都會覺得空虛。」漸漸的,英子女士減少了烹煮的種類和分量。「體重因此減輕了。不能一個人過日子啊,因為越來越貧乏。」

60年的重心都在守護著丈夫

修一先生曾在88歲時健康失調, 而住進醫院。「他的腎臟情況不佳, 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,那時就跟我說過:『醫院到處都是筆直的走廊,螢光燈也很刺眼,實在討厭。』他以前就不喜歡去醫院檢查,住院應該也讓他很不舒服。」英子女士以前為了丈夫的健康,在飲食方面下了很大的工夫,接著又為了避免讓他再度住院,決定徹底清除他體內的鹽分,展開減鹽的飲食生活。這番苦心沒有白費,修一先生的腎臟功能改善了。但是到了90歲,又變成心臟無法負荷。醫生說他畢竟90歲了。聽到具體的檢查數據,他好像不大能接受。英子女士這兩年一直都在蒐集資料、試作料理,為了修一先生的健康,不斷烹煮一些有益身體的食物。

為別人而活原來也是一種動力

「修一先生過世後,您會不會感到寂寞?」針對這個問題,她的回答是:「與其說是寂寞,不如說是空虛。我無心種菜,每天的勞務也減少了,勉勉強強過著日子。做美味的料理給修一吃是我的工作,聽到他說好吃,我就會很高興。現在也許是因為沒有人跟我這麼說了,我才會覺得空虛,也因此覺得無事可做。」

英子女士向來抱持這種想法:「我是為了別人而活。必須要有人來我家,我才能活下去。」自從最受她照顧的人,也就是修一先生過世,她有一段時期都不知道如何自處。「女兒下班後,都會打電話給我。我想,為了讓她們安心,我必須慢慢恢復生活作息。夏天時,我早上五點起床,就去做一個小時的農事,然後準備早餐。我調整了步調,下午悠哉地睡個午睡,晚上盡量八點一到就上床。對,要注意健康。」

從孩子的爸手中接棒
英子女士變成獨自一人後,女兒不放心,都會在工作之餘前來高藏寺探望。「家務是我的份內工作,我並不希望別人插手,可是女兒說:『爸爸生前做的所有的事情我都要做。』我就隨她去了。她會砍掉過長的樹枝、修理壞掉的水盆,也幫我做新的菜園黃木牌,換掉以前修一做的。」「她說有一大堆事情要做,讓我滿感謝的。她爸爸的駕駛艙也讓她接手了。」

不過,英子女士也擔下修一先生的部分工作。修一先生過世後,逢年過節仍然會收到許多人的饋贈,這時就得由英子女士寫信致謝。「有些人我並不認識,要翻閱修一的通訊錄才知道是誰,然後寫信過去。孩子的爸寫信很勤快,我都會拖延,積多了才做,要認真一點才行。」至於其他事情,只要人還活著,就一切照舊。

「我說,不能讓孩子的爸等太久。女兒就回我,爸爸就在這附近,不會有事的。」

守護這個家,讓女兒和孫輩繼承。繼續投注心力經營這片沃土,然後傳給下一代。「這樣就可以算是接下了孩子的爸手中的棒子。」英子女士平靜地說道。

(本文摘自 昨日·今日·明日》,作者/津端修一津端英子,出版社/太雅出版社、熟年優雅學院)

 更多內容

誠品https://reurl.cc/Q4l7Z

金石堂https://reurl.cc/Q4l7O

博客來https://reurl.cc/ZXdGa 

    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