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山正子與開辦居護所的橫山社長對談———

造訪在居家護理的處女地,開辦居護所的橫山社長   

 

引言——

      本書作者秋山正子於二〇〇一年成立CARES,擔任「白十字居家護理所」暨「白十字居家照護服務中心」督導長,二〇一一年開辦「生活保健室」,並以此經營模式榮獲二〇一二年日本第六屆「創新醫療模式」獎。橫山社長在開辦居護所之前,便是在白十字居家護理所學習開辦居護所的相關課程。

      橫山社長因有感於自己任職護理師的地區嚴重欠缺居家醫療的資源,便在這樣的危機感下,立志加入居家照護服務的行列,與秋山正子相識於「CANNUS(日本居家護理師志工團體)新宿」的聚會上。二〇一二年五月,橫山社長成立了株式會社悠愛,並開辦居護所「Ai」,以負責人與照管師的身分,開始了第一線的管理工作。

 

在「居家護理是什麼?」的「處女地」拓展服務

橫山  感謝您今天特地遠道而來。

秋山  妳先生現在也以專務的身分來幫妳啦!

橫山  是啊!我對經營管理比較生疏,而他有醫療的行政工作經驗,幫了我很大的忙。不過我們倆回到家,家裡經常出現「社長今天訪視了幾家?」、「六家」、「不錯不錯」,或是「我今天訪視了兩家」、「咦?訪視兩家?沒回辦公室的時間,妳去哪了?」、「觀察使用者的情況,跑醫院……」、「……」之類的對話,這有點嗯~(笑)。

秋山  就把這些對話看成是「業務管理」,也挺好的呀!(笑)守護在地居民的健康,對居護所的經營管理上來說,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啊!我想稍後的對談中,也會提到這一點,先讓我回歸正題。請問現在居護所共有幾位員工?

橫山  含非正職人員,共有兩位員工。目前配合大家的時間排班,以二.五個人力的底限運作。

長久以來這個地區,完全沒有任何居家護理的服務,為了獲得在地醫院和診所的認同,我們不但必須從服務概要、居家護理的基本事項開始解說,也面對過在當地支援居家照護工作的照管師,對我們提出「居家護理能為大家做些什麼?做到什麼程度?」的疑問。幸虧在地報社下野新聞,從我們開始成立居護所,就針對服務的內容和居家護理,做過多次的採訪和報導,這些資訊在照管師的人際網中,慢慢延伸發酵之後,照管師才開始接納我們,讓我們有機會,參與照管師的會議和討論。對我們來說,這不僅是學習,更是資訊交流的好機會。

目前這個地區共有兩位護理背景的照管師,據說長照背景的照管師看到當地的相關報導後,還因「居家護理要來刮分市場囉」,而受到刺激。

秋山  看來橫山社長除了居家護理服務的本業之外,同時還一肩扛起宣傳、解說的任務,積極向在地居民宣導居家護理服務的相關資訊。

橫山  的確如此。然而最大的問題點在於,醫師雖然具備了居家照護的知識,但對於實際上該怎麼和居家護理合作,似乎完全沒有任何概念……。我本身在醫院待了這麼多年,深知醫生非常忙碌,所以我也很認命的到每家診所,一一跟所有的醫師講解。比方說,在A診所看病的居民,出院後,希望由A診所的醫師幫忙看診的話,我們會先找到這家診所的地點,然後登門拜訪,透過「我們受照管師或使用者的委託,特地登門拜訪。身為居家護理師的我們,可以為當事人提供這類的照護服務,請問醫師能否協助開立長照醫師意見書」的方式,徵求醫師的協助。剛剛訪視的對象,也是我們接到臨終照護的委託後,特別邀請照管師一起到診所,針對細節做討論。今天還有別的使用者,清晨五點多突然因為「無法靠自己的力量步行到廁所」來電諮詢,等照管師所屬的辦公室上班後,我們立刻與照管師通了電話,照管師也立刻協助我們,更表示「擔心周末有狀況,安排了這樣的服務」順利為使用者銜接了所需的資源,這也幫了我們一個大忙。

 

樂於居家領域的「無處閃躲」

秋山  橫山社長本身長期住在這個地區,也曾長期任職於在地醫院,對於任職醫院時看到的景象,和自己開始從事訪視工作時看到的景象,兩者的差異會讓妳覺得挺新鮮的吧!

橫山  讓我感觸比較深的是,在醫院的時候,有很多可以「閃躲」的餘地。像是「這件事很麻煩,還是教給別人處理吧!」、「現在要按照這個人意思做,難度太高了,以後再說吧!」……,實際上就算自己沒有想要逃避的意思,但被其他工作追著跑卻是事實,做不到雖然無奈,但也因此可以讓自己免於跟這些事情正面交鋒。此外,有時也會用一些說詞說服自己,例如「有點在意某位病患的情況,但承辦人是〇〇,又不是我是,所以……」等。

從我任職醫院到現在做居家,二十多年來從沒有改變過這個想法:最重要的是當事人和家屬。雖然我自認為,自己是一個喜歡和病患聊天,願意聆聽家屬心聲的護理師,當我開始從事居家領域的工作後,我才發現醫院和居家的落差很大,以居家來說,當事人或家屬依靠的是出現在眼前的人,能為他們做點什麼,身為居家護理師的我,完全沒有任何可以「閃躲」的餘地。

因此,我對於現在從事的居家護理工作非常樂在其中。

秋山  包括沒有「閃躲」的餘地,也是嗎?

橫山  是啊!既沒有「閃躲」的餘地,也沒有可以推託的藉口,應該說,原本就不應該有這些想法……,我不太擅長表達,但我覺得自己想做的事情,就是居家,非常明確。

秋山  這還真令人感到意外!

橫山  令人慚愧的是,我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。回顧過去,當年我才二十多歲時,負責過一位癌末的住院病患,有天病患的兒子,跑來找我商量,「我爸說他想回家,一天也好,我們想帶他回家」。當時,在病房裡,「多重管路(spaghetti syndrome)」的畫面極為常見,對於一位全身插滿管路的病患,即使以護理師角度來看,「也完全沒有任何可以讓病患出院的理由……。不過只回家一天的話,或許可以考慮看看也不一定」。相信當年的這個想法,就是今天這一切的原點。不過當年的我,全然不知世上還有居家護理這樣的服務。

對於病患想回家的這件事,我跟一位私交不錯的新手醫師說「醫師,我想幫忙讓那位病患回家」,醫師也贊成我的想法,於是由我去說服護理長,醫師去說服辦公室主任,以我陪病患回家為條件,雖然只有一天,但真的實現了讓病患回家的請求。只不過結果在當天晚上半夜三點左右,我們就以救護車送病患回醫院了。儘管如此,無論是當事人或家屬,都感到非常心滿意足。看到他們滿足的表情,我開始覺得「原來回家是一件這麼美好的事情。我原以為,對病患來說,只有醫院才是他們可以寄託身心靈的地方,原來並不是這麼一回事……」。

在這之後,我的人生開始步入忙於婚姻和小孩的階段,沒有餘力能夠靜下心,好好思考病患回家的事情,直到年紀慢慢大了,我又再度開始思考「自己到底想做些什麼?」,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,我打定主意「希望在五十歲以前,要想辦法讓自己踏上居家照護的行列。」之後我便開始到處參加讀書會、上課,而這段期間的經驗,讓我邁向居家護理之路的志向,變得更加明確。

  

// 橫山孝子(YOKOYAMA TAKAKO)  簡介//

出生於日本群馬縣邑樂郡。一九八六年畢業於前橋赤十字護理專門學校。曾任職於芳賀赤十字病院,一九九八年起,在那須烏山市社區醫療中心旗下的那須南醫院,擔任護理師。有感於自己任職的地區,嚴重欠缺居家醫療的資源,便在這樣的危機感下,立志加入居家照護服務的行列。之後透過「居家緩和照護櫪木」的電子論壇展開交流,更到白十字居護所學習開辦居護所前的相關課程。二〇一二年五月,成立株式會社悠愛(公司負責人)。開辦居護所「Ai」(第一線管理工作、照管師)。同時兼任那須烏山市消防隊女子第二大隊(醫療支援團隊)隊長。

 

 

(本文節錄自《居家照護孕育的力量》一書,本書於2019年1月1日出版上市)


 

⚜關於秋山正子與《居家照護孕育的力量》深入介紹 ✍
博客來:https://bit.ly/2ByB6Ap
誠品:https://bit.ly/2RbGN13
金石堂:https://bit.ly/2ECpI9U
晨星:https://bit.ly/2RbGNOB
讀冊:https://bit.ly/2Lu0KLj

    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