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.jpg

文/古碧玲 《上下游副刊》總編輯

都市屋頂上的農夫-在澀谷造田,於東京最時尚的澀谷大廈屋頂上造田,給了受限於現實離不開城市,卻渴慕親近土地的浮躁靈魂一雙安定停歇的膀臂。這些年,世界各地不乏在都會大樓屋頂上實踐農夫夢的人們,但本書作者小倉崇從一生只想當個耍廢的「嬉皮」走向不計揮汗如雨的種田,其間的轉折變化與反覆思考,在他身歷其境的筆觸下興味盎然。

而小倉崇心裡明白,農業一點都不簡單。沒有從事農作技能的他,只能從事退而求其次的喜好-與書保持密切關係的出版業,透過採訪書寫,因而與日本眾多特殊的農夫結緣,最後投入農作,對一個原本只打算過耍廢人生的他如今常想著~

種田之樂實在無法言喻,…每次站在田裡,我就有這種感覺。「好,下田去吧」,換好衣服、穿上長靴之後,我的心彷彿瞬間切換了開關。

05.jpg

小倉崇的切換了開關」道出縱使已進入AI時代,人類仍無法長期待在冰冷纖塵不染的人造環境中,所以我們會透過植栽或些微天然綠意,尋覓與土地的連結。或許我們心裡有個與土地如臍帶關係的火爐,小火煨悶著,一旦五感碰觸到土地時,就嗶嗶剝剝熊熊燃起心靈裡祈求接地氣的渴慕。

書中還走訪了日本第一個種出有機橄欖的山田典章、在巨石遍布的茶園裡種出自然農法茶葉的北村親二,以及種出突破禁忌的麻的上野俊彥等信念獨到的農夫。小倉崇更與受訪的油井成立了如重金屬樂團般的「Weekend farmers」,以鐵鍬代替吉他的農樂團,夢想把所有大樓都化身為農田,人們只要透過彼此交換農作物,就能供應都會人口的蔬菜需求量。

03.jpg

有著嬉皮靈魂的作者,如今過著「讓腦袋與田地連線」的生活;小倉崇說自己如同「罹患重度的下田症候群了。只要嘗過一次這樣的快感,就再也無法自拔。」他這種感受對許多做農的人來說絲毫不陌生,就像是一種癮頭,不做就渾身不舒暢,雖然做了的代價是渾身腰酸背痛。

顯然與土地的關係愈深,生活會愈踏實,閱讀這位從「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」的都市聳變身為農樂手的故事,五味俱全,也或許能喚起讀者思考文明發展到極致後,我們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?

都市屋頂上的農夫在澀谷造田-立體書封.jpg

 

《哪裡買》:
博客來:https://goo.gl/2Vx8eP
金石堂:https://goo.gl/RLMxgp
誠品:https://goo.gl/aqyrgS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