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見未來的自己-文庫版  

優雅地老去,中年人應該知道的十件事情 (文/張芳玲)

1. 終生保持夢想力
2. 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
3.真誠卻不依賴的人際關係

1:終生保持夢想力

 

   每一天你醒來,都有等著你去完成的事情;你今天做著昨天計畫要做的事情,同時也要計畫明天要完成什麼事情。

   我一點也不否認,這世界上多的是希望每天沒事幹的人,但是,你我也清楚,沒有多少人忍受得住漫長的無聊。所以平心而論,只要人找到他熱情的事情、有意義的事情、有目標事情,根本就不想停下來! 

   十年前我有一位女性友人,嫁給一個很特別的家庭,兒女、母親非常害怕父親會死,父親本來只是衰弱,竟然餘生的十五年,幾乎足不出戶,女兒和老婆隨伺在旁,後來變成真的無行動能力,家中還備了氧氣筒,以防萬一。

   當你讀完本書所有我會晤的前輩,你會發現:沒有一刻你的氣息是屬於你自己的,因為這氣息如何來,以及你的氣息何時停止,你並無法掌握。所以你必然有你活著的任務,趁早找到這份任務,使之成為你的終生志趣和工作,然後快快上路吧!一旦你找到,就是活到九十歲,人生還不夠你用呢!

  台東前公東高工校長黃清泰,已經從教職離開二十八年了,但是他把自己當作不退休的校長,我感到他內心沒有把自己跟這所學校分離過。

  他指著學校教堂的牆壁,說:這塊彩繪玻璃被颱風破壞了,我要請學校跟瑞士聯絡,找回原先的設計圖,我想把這裡補上……。我第二度去看他時,他接續上一次的話題,如何推廣木工技藝,他說「我現在想要從孩童開始」,他給我看一座新的模具,這是他製作的安全工具,讓小朋友也能作木工。一個月不見,他的腦筋已經跑得很遠,連怎樣推廣也想到了「我發現Home School的老師、家長非常能接受,還有一所國民小學,我想我近期要去跟他們談,先把老師送來學,然後再帶小朋友來。」

   在第一趟時,他在「向陽薪傳木工坊」告訴我:「我們經理在規畫兩天一日遊,住我們這裡,然後學木工,再去多良部落參觀體驗,晚上去泡溫泉。」第二次去,小木屋提供了歐式西餐,行程規畫也出來了,已經可以報名。

   常言道,要活就要動,但是我想說,別再老是講運動,「動」有很多種,除了運動,善用中年人、熟齡者每個人獨特的背景,去開發更有價值的行動吧!

   屏東王朝賢在忙著布置石板屋,重現當年四十年前部落生活的原貌,同時繼續創造解決生活問題的工具,當然「不彎腰」系列是一定會越來越多。

  津端修一六十歲從廣島大學辭職,返鄉當田園陶淵明。在這之前有十年時間,他往返於廣島與名古屋之間,慢慢整地。他在八十歲之後,引起媒體的注意,先後有兩家日本出版社,介紹他們夫婦的田園生活。我們認識時他是八十八歲,他認為他的使命是:告訴世人,生活應該是要遠離都市。白天去都市上班可以,但是下班後應該回到郊區,住在有院子的房子,而且院子要栽種蔬果,大人小孩可以一起經營。這種住宅的形式,叫做「廚房田園」,他主張要多興建田園住宅新市鎮,不要一直在城市裡蓋高樓給人居住。

   我每次演講,播放他們家的紀錄短片時,台下都會有很熱烈的回應,特別是看過《積存時間的生活》這本書的人,再看真實的影像時,內心的敬佩和羨慕就更加深。

  老公過世之後,又活了很長的吉澤久子與清川妙,也是終生保持夢想力者。前者在家主持名為「群會」的讀書會,要求每個成員要輪流負責主題,並且吉澤久子開放廚房讓大家交流廚藝。阿部絢子就是因受她的影響,而找到自己六十後人生方向,目前也寫了幾本書了。

   關於吉澤久子最有意思的是,九十歲過後,每一年都有一到三本的書籍跟她有關,多半是訪談寫出來的。認真生活的她,儼然早已經是日本熟年生活指導權威,談論高齡人生智慧或是生活實用技巧,深受肯定。今年她九十七歲(西元一九一八年出生),每老一歲,就更有價值,是出版商必追的作家。

   清川妙從小就仰慕日本文學,但是不敢有作家夢。兒子出生後,發現他失聰,她扛起語言教育的責任,長年花時間在兒子身上,等到三十六歲,有媒體報導他們母子,主婦之友出版社才主動找上清川妙,鼓勵她寫出養育的故事。之後,她更成為日本經典文學《枕草子》與《徒然草》的研究家,持續數十年,不斷針對這兩本著作,招生開讀書會,魅力之大,很難想像。更有趣的是,她將自己寫信的本事,開班授課,「教人如何寫信」竟然成為她另一個工作。

    那麼九十四歲的佐藤初女,在「終身懷抱夢想力」這一點,就是前輩中的前輩了。她超過半世紀,投入「心靈輔導」的志業,用非常有創意的方式,在森林中成立      「伊斯基亞中心」,接待心靈沈重的人。直到二〇一五年,我去拜訪她時,縱使走路已經需要有人扶持,但她的工作行程還是很滿的。

   「只要我還可以動,我可以做,我就會繼續走在我的任務上」這就是我所說的終生懷抱夢想力!

 

 2: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 

       在日本書店能找到的熟年典範故事,有兩個同時具備的條件,一是破九十歲,二是仍舊在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相對於台灣退休人士,日本人退休後去做義工,或是參加旅行團的習慣,沒有很流行。據說日本老人比較感興趣的,是把自己的日常生活照顧好,參加各種主題的社團。花費上面,比較多投資在每天吃的食品和家庭生活用品。可能因為如此,日本比較多看來優雅的老人,因為他們依照才能、興趣,各有各特色地經營老後生活。

     當人在做自己擅長又喜歡的事情時,很容易獲得自我滿足感,因為這代表這人持續在達成自我實現,沒有人不知道這對健康的幫助很大,只是別等六十後才開始,是現在就要開始。

        津端英子自小的夢想就是種菜,津端修一於廣島任教期間,她租了一小塊地,修一去上班後,她就搭車去這小片土地,種點蔬果。後來他們繼承了修一母親的土地,津端修一決定辭去工作,做他更想要做的事情,就是帶著英子到鄉下去,把房子蓋起來,然後開始整地、種植。自此到現在,四十年的時光,他們夫婦都在做著自己最喜愛的工作,而且享受土地回饋的一切物產,經營他們詩情畫意的田園生活。

          離鄉背井六十五年的加拿大修女珍妮‧柏絲,在東京附近調布市某修道院中,主持讀經班長達四十年。學生都是附近的日本太太。她因為懂得透過聖經故事講解生活智慧,讓許多日本女性受益,其中有學生在出版社工作,特別將她的言論和見解整理出書,一本叫做《微笑帶來幸福》,一本叫做《幸福總在眼淚之後到來

》。

         珍妮‧柏絲主持讀經班,雖是她的工作,也是她的熱愛。不用退休的她,持續四十年做同一件事情,樂在其中。她甚至提供自己做的糕點,給讀經班的太太們享用,那些食譜都被收錄進去書中了。

         我們二〇一三年為了出版她的書,透過日本出版社與她聯繫時,她都還能表達意見,沒想到幾個月後安息主懷,享年九十七歲(一九一六年出生)。可見,她自主能力、表達能力在最後一年都還維持得不錯。

         最後我想提愛美的清川妙。我覺得她人生中,最喜歡做的兩件事情,就是學習和旅行。這聽起來,台灣人就熟悉多了。但是清川妙的「認真」程度,絕對令我們甘拜下風。她五十三歲開始學習英文,請一對一的外國老師,上超過四百堂課、平日勤聽錄音帶。然後她踏上旅途,前往英國、法國進行自助旅行,從六十五歲到八十四歲,總共完成十五次旅行。

勤於記錄和做規畫,也是多位典範的特徵,認真的清川妙,每次旅行都有一本專門拿來規畫行程和記錄遊記的筆記本,而多年後,她還製作一個大表格,上面密密麻麻的字,我稱為「旅行編年史」。

不便旅行之後,她轉向「江戶文化歷史檢定考」,從八十八歲到九十歲都在考,因為有一級、二級、三級。

          其實,「習慣給自己挑戰」是清川妙很大的特色,但是,她會選自己想做的事情,特別的是,她還會設立目標。

          台東的金谷園前輩一生最長的時間,花在攝影上面。那是他公務員生涯,陪伴他最長的嗜好。七十幾歲之後,他感到體力無法再為了捕捉好照片,而背著沈重的相機,於是逐漸轉向詩詞創作。然而我覺得他有一項「喜歡」是與眾不同的,就是「邀集同好」。不論早期的台東攝影同好,還是後來的詩社,我看見金谷園先生很能參與在團體中,而且非常會交朋友,這一點持續到九十這個年紀,相當特別,也值得可憐的都會中年人好好省思。

   不論如何,退休後才想建立新的興趣和人際關係,會比較困難,還在職場時,不妨就先瞭解自己,試試看什麼會是自己可以業餘培養的嗜好。

    至於人際關係,是否真的要有群體生活?我想每個人都需要有「互動」的對象,至於要有多少互動的對象、團體,每個人都要瞭解自己後再去規畫才好,而規畫之後,也要把時間投資在這件事情上面,不然,除了家人就完全沒有朋友,確實在未來是個危機。


 

3:真誠卻不依賴的人際關係

 還不夠老時,不要以為誰會陪你終老,人算不如天算,人生必有幾分冒險。關係的經營,只要一直保持誠心,自然會有很好的累積,對於遙遠的未來,與其過度憂慮孤單問題,不如現在用心經營關係。

         我們都知道日本人不習慣跟兒女同住,年輕人遇節日也不一定返鄉團聚,但是不表示他們是孤僻的。我覺得津端夫婦的人際關係,很有意思。他們跟兩個已婚的女兒,保持密切的聯絡,但是見面可能沒有台灣人家庭那樣多。他們這一年半來,反倒跟當地的東海電視台,一支紀錄片的三人團隊,走得最為密切。台灣的新書發表會,那三個男人也跟來拍攝他們兩老,可能因為他們已經跟拍一年了,我看他們的互動,非常像一家人。今年三月第二度去他們家,果然他們早已等在那邊要拍我們的到來。我看見門廊掛著一盆花,說是導演送給英子的生日禮物;而攝影師的家庭照已經放在某著桌台上;大家圍坐一桌吃飯時,他們笑聲大到可以掀屋頂。

        最驚人的是,主牆上一直有幅書法,他們知道我喜歡那幾句話,所以補上我的名字,和出版人序文標題之後,重製了那幅海報,再懸掛上去。這件事情,感動我到至今。

       當你的旅途一直延伸,有人上車、有人下車,有人走遠,有人走近,熟的人不見,陌生的人卻帶來驚喜,你能怎麼辦?人只能「活在當下」,就跟現在旅途中出現的夥伴,一起走這一段吧!

       舊的關係不能強求,但是意外降臨的新關係,可能充滿了上天給予的恩典,不管幾歲,繼續交朋友吧!

         修一的女兒朗子,跟他們夫婦一起來過台灣,所以她寫信給我:「父親說,能在這年紀還認識像你這樣的好人,他感到很幸運。」(可能是因為我邀請他們三人到台灣,並且協助修一完成給舊識掃墓的願望)他八十七歲時,我第一次去他們家,八十九歲他來台灣,九十歲修一忽然辭世,試想:誰能像津端修一一樣,在這樣的年紀,跟東海電視台和台灣的新朋友,熱鬧地度過了他的最後一年呢?

         他有開放的心胸,但是個性又非常固執。他可以敞開雙手歡迎你,但是他不輕易配合你的安排。他習慣表達清楚他要什麼和不要什麼,但是你不會感到他高傲,因為你知道他心懷感激,只是他需要我們尊重他的好惡。這是他在台灣五天行程中,我經歷到的。

        吉澤久子在我要去拜訪她前,告訴日方出版商說:我是很歡迎她,但是我不敢保證三個月後的事情,畢竟我已經九十七歲了……

         等我到了日本,出版社很為難地通知我,吉澤久子這幾天心臟不太舒服,要跟我取消見面。我雖然非常失望,但內心其實贊同她所做的決定。這個年紀,本來就不應該為了人情世故勉強自己什麼。

         吉澤久子在《一個人的不老生活方式》提到她的交友原則。她不喜歡跟負面哀怨的人作朋友,「這些人是把自己的生命交在別人手上的人」。她同時主張,朋友之間「正因為不依賴,才能培養真正的友情」。吉澤久子獨居三十年以上,她參與好幾個團體,我相信她是活躍的,但是她不喜歡黏膩的關係。

         我個人也相當同意這樣的態度,因為成年之後,若是跟配偶或兒女很親密,這非常值得鼓勵,但是超乎友情的強烈情感,或是異常的依賴,牽繫在朋友身上,如果是單方面的,只會嚇跑對方,而如果是雙方互相,又不是要結婚,那更麻煩,遲早會受傷的。可是,中年受這種傷,會不會太可憐了呢?

         我想,中年人需要早一點作生命重整的功課,一般說來,教會有很多這樣的課程,坊間也有好多專業諮商師或是合格的心理輔導,開辦各種主題的團體成長班,女性很適合透過這些課程去整理生命,好繼續往前走。而男性很少涉足心理或是靈性成長團體班,所以我會建議用一對一的生命教練對談,使用評量工具,瞭解自己,並面對生命中欠缺的元素,然後有意識地在生活中,慢慢調整自己的行為模式與跟人的互動。

         任何人想好好過六十後的人生,人際關係的經營是相當重要的,可能要比年輕時更懂得選朋友、作朋友;如果你在這之前能進行一番自我修練,我相信你會豐富別人的世界,而別人也能溫暖你的心。

          吉澤久子:「人際關係的儲存、欲望的整頓,是邁向老年生活的重要步驟。」以她的話,作為我的結尾是最恰當不過了。

(本文還有4~10等篇,擇日再分享)

 

(本文還有7~10等篇,擇日再分享) 

遇見未來的自己 (彩色圖文版) 

原價:370元 

遇見未來的自己(文庫版) 

原價:290元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熟年優雅學院

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