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子因癌症而猝逝。失落感已經夠強烈了,又被婆家親戚無情的話逼得陷入憂鬱狀態。  

山本和子(假名)65歲 喪夫5年

當夜守靈時,一句無情的話使我備感壓力而換氣過度

先夫六十三歲時,在重新任職的公司健康檢查中發現罹患胃癌,半年後就溘然長逝。那是五年前的事情。

兒子在先夫過世的前一星期返國,陪我們過了三天。他再度返回是在外子過世的當天。雖然一接到病危通知就立刻趕回,還是來不及送終。

幸好當時有兒子在我身邊。他代替茫然不知所措的我處理所有的喪葬事宜。以他三十二歲的年紀來說,算是相當能幹的。

我卻只會發呆,真可悲。明明有一段對抗病魔的時間可以緩衝,對丈夫的死亡卻全無心理準備。

儘管半年以來都在往返醫院陪伴他,但現在回想起來,可能兩人都無意面對現實,始終在迴避生離死別的話題。

總而言之,我是在心情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懷著紛亂的情緒參加葬禮。

「還這麼年輕就去世了,真是可憐。富雄會不會早在健康檢查之前,健康就出現問題了?和子啊,妳都沒有發現嗎?如果妳多注意一下,搞不好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。」

守靈當晚,只有親戚還留在現場時,他的表親正子如此說道。聽到時的驚愕和委曲,我至今難忘。

正子接著抱住婆婆,一邊哭一邊繼續說:

「……嬸嬸太可憐了……富雄也許有機會活久一點……這麼年輕就死了,好遺憾啊,太讓人遺憾了……」

聽到這裡,婆婆隨即以雙手掩面,號啕大哭。婆婆那時八十六歲了。大伯和一些長輩也都垂著頭,開始全身顫抖。

咦,他的死是我害的嗎?

因為我沒有留意他的健康?

我已經全身僵硬,正子卻繼續追打,質問我:

「和子,富雄去世時,聽說妳不在旁邊?怎麼會讓他一個人死去……富雄不知道有多孤單。」

沒錯。



為了見到臨終的父親,已經出發返國的兒子來電話說:「我到成田機場了。」就在我走出病房去接聽電話的時候,他突然出現異樣。

我掛斷電話,打開病房的門,對他說:「紀夫快到了」,就發現情況不對。

顯示血壓、脈搏的機器發出聲響,護理師們衝了過來,醫師也飛舞著白袍快步進入…。

明明我一直陪在旁邊,他為什麼要在我暫時離開座位時一個人走掉呢?

這件事令我耿耿於懷。

應該連他自己也不願意在單獨一人時停止心臟跳動吧。我本來一直告訴自己,會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。

正子的話卻如利刃一般挖取我的心臟。

我知道正子正在所有親戚面前哭得稀里嘩啦的,自己則只是低著頭,在心中不停地自問自答。

因為我的關係,丈夫才會在最後一刻孤零零地離開人世嗎?

難道我毀了他的一生?

猛然察覺時,我已經無法呼吸,痛苦得用手指挖著喉嚨。親戚開車送我去急診,最後沒有大礙,是壓力造成的換氣過度。

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找不到丈夫了,為何依然如此美麗?我置身的環境完全變樣了,為何世界依然如故?

腦子裡知道那是天經地義的事,內心卻覺得極端荒謬,以至發於出哀鳴。

我心中的幽暗被正子挖開,變得更加漆黑,而且擴散開來。

丈夫為什麼碰巧在我離開病房時死去呢?

這個念頭在腦子裡反覆纏繞,讓我開始覺得那是他對我的背叛。

我甚至認為,他沒有留下任何遺言,表示他其實不愛我。

那個人明明知道我暫時不在座位上,卻沒等我就一走了之。

他一定只想到生病的自己,根本不在乎我這個人。

守靈的晚上,婆婆和大伯等人聽了正子的話就大哭特哭,根本是在故意刺激我。我越來越無法原諒他們。

對那些人來說,我是壞人。

我變得害怕在附近超市或其他地方碰到熟人。

我是沒價值的女人,被家人拋棄。

我這一生要扮演的角色都結束了。

我被不幸的人生擊敗了…。

大家是不是都這麼看我?我開始這麼想。

我幾乎都不出門。

現在是早上還是晚上,我都不在乎。

我不想跟任何人說話,電話也不接。

由於沒接電話,兒子為我擔心,利用週末從上海飛回來,帶我去看精神科。醫師開的精神安定劑讓我得以勉強存活。

「妳一定會好好的。」女同事的話激勵了我

真正讓我振作起來的是一位長我五歲的女同事,她在我還在上班時指導過我。

她這個人很有包容心,我結婚離職後,每年都會與她吃一、兩次飯,始終維持淡淡的情誼。

她因先生調職而遷往九州的博多市,沒有來參加葬禮,但是在回千葉縣的娘家時,特地來家裡看我。

至今依然覺得那一天宛如奇蹟。

我心中的痛苦,不知道為什麼唯獨可以對她慢慢傾吐。

「很難過喔。」

「妳一定很痛苦。」

「是這樣沒錯。」

「我覺得妳已經盡了全力。」

「講那種無情的話,實在不能原諒。我覺得很差勁。」

 

她隨著我的心情一起悲傷,一起憤慨。

淚如泉湧,一滴滴地滑落臉頰。

自己也很吃驚,怎麼止不住淚水。

我感覺那些淚水不是源自於悲傷或痛苦,而是由橫亙在心中的大黑塊壘溶化而成。我一直哭到頭都痛了。

她也一邊流淚一邊輕拍我的背,從頭到尾都抱著我的肩膀。

「我覺得妳和妳先生非常相配。」

「我認為妳先生真的很愛妳。」

「他這個人真有意思。」

「他要是有什麼放不下的,應該就是把年紀輕輕的妳留下來。」

她對我說了這些話。

臨別時,她又說:

「沒事的,妳一定可以單獨活下去。我知道妳有這個能力。」

當晚我又哭了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淚水始終止不住。

以愛之名說再見_正封final

*專家給予喪夫者的建議

【食不下嚥,水也不想喝。明明很累,卻睡不著……這時要向家人或專業人士求助,否則憂鬱太久會有危險】

不知道自己渴了,也完全沒有食慾;明明已經累到極點,頭腦卻很清醒,無法入睡…。

處於這種情況時,請別以為自行處理即可,務必要毫不遲疑地向他人求助。請身邊的人為妳做一碗熱湯、熱粥或搾一杯新鮮果汁,稍微填填肚子。

睡不著的時候,也不妨請人幫妳按摩手腳。感覺到他人手心上的溫暖,情緒會比較穩定,何況按摩可以增進血液循環,讓人順利地進入夢鄉。

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很久,最好去請專業人士協助。

【有時候會被親友不經意的話語刺傷。她們需要的是發自內心的安慰】

有的人會在葬禮或做法事時,被親戚的話刺得傷痕累累。

因為有親戚以為:為人妻者理當維護丈夫的健康、丈夫的健康必須由妻子來守護,因而輕率地說出:「丈夫會生病是妻子疏忽所致」,或「丈夫死亡是妻子沒有盡到責任」之類的話。

【一般認為親愛的人死去時要經過十二個「悲傷階段」才能重新振作,每個人的悲傷強度和表現方式都不同,但總有一天可以克服】

失去丈夫的人不見得都會經歷這十二個階段。

有些階段會同時進行,有些階段會持續很久,有時候還會暫時退回之前的階段。

悲傷的症狀和程度因人而異。

沒有人會和另一個人完全一樣,畢竟夫妻之間的關係各有不同。

因此,克服悲傷的方式當然也是因人而異。

不過,沒有人會來到中間階段時,又回到最初的「精神打擊和麻痺狀態」。無論是在哪一個階段都必須忍耐,也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度過,但是總有一天會恢復神氣清爽的狀態。

請務必相信,當您經歷了所有的悲傷階段,將會遇見一個異於以往的嶄新自我,比以前更加成熟,也吸收了更多智慧,而變得更有內涵。

以愛之名說再見_正封final  

創作者介紹

熟年優雅學院

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