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洛,一位知名主持人13年前失去配偶與重啟人生故事

 《以愛之名說再見》推薦人序文

郭念洛(國立教育廣播電台「銀髮新視界」、「多愛自己一點點」節目製作、主持)

 

          生命如果照著腦海的劇本走下去,該是結婚、生子,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直到退休,再與老伴遊山玩水、相互陪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,遺憾的是,我的劇本只走到了一半,當正摩拳擦掌想探索喜歡的事業時,這一年sars疫情衝擊著全世界,而淋巴癌擊垮了外子的免疫防線,也沖毀了對未來所有憧憬。

     猶記得,外子因身體不適初入院前兩個月,做了各項檢查、會診各醫療專科、求過無數神佛菩薩,得到的答案都是「看不到異狀」、「下不了診斷」、「擲不到筊」,無疑擴大內心的恐懼,即使從事過臨床護理工作的我來說,更是害怕,總覺得有種「終極酷刑」在另一端等候著要審判我們夫妻。直到兩個月後診斷終於定讞「淋巴癌」,從醫生手中接過「病危通知書」的那一刻,感覺像是被封在一個真空室裡眼淚急飆,卻哭不出聲音,整個胸口快要爆炸的樣子,瞬間腦海浮出一句話:「如果老公走了,我該怎麼辦?」人生劇本從沒想過的這一段,更不可能有綵排,我...不知道這場戲該怎麼演下去?外子在932月底離世,這一天真的到來,帶著兩個幼子站在靈堂前,茫然的又問了自己:「他真的走了,我能好好帶著孩子活下去嗎?」

     坦白說,外子剛離開的前三個月裡,沒有任何知覺,終日渾渾噩噩的誦經,希望所有一切都只是夢境,但每回一覺醒來很確定不在夢裡,又是幾聲的嘆息,看著身旁睡得香甜的兒女,很清楚知道自己不能再行屍走肉,不能對已經離去的人食言,因為在他臨終時我答應,會好好帶著孩子在「我們的」關愛下長大,外子就在這個承諾後嚥下最後一口氣。接下來的日子,必須為了這份愛的延續,用心地活下去。

    不過,有許多事說得簡單、想得容易,做起來很難,如何讓自己能夠真正的打心底擁有「愛」的勇氣活著?光是外界對你投以看待「寡婦」的眼神與耳語,孩子問著爸爸去哪裡?什麼時候會回來?關愛你的親朋好友,眼淚掉得比你快,殷切期待能對我伸出援手的婆家,可能也在療癒喪子失兄之痛吧,無暇見到我的祈求。這一切只是面對,就足以打擊才剛要振作起來的精神,每到夜深人靜、眼淚婆娑握著寶貝們的手,才能不時感受到透過孩子的手心溫度傳遞給我的加油聲,算是一種冥想力量吧,透過這樣的冥想,足足供應了大半年的勇氣。這讓我想起外子生病住院期間,當時因sars被隔離的家庭是無法親自探病,只能透過電視機觀看著心愛的家人到底狀況如何?在當時,我們住在樓下的癌症病房,雖然化療痛苦仍在,但我們夫妻卻可以手牽著手,透過彼此掌心的熱度給予彼此加油。這無比的幸福感,也讓一雙寶貝們在探病時親自的感受,因為還能觸摸、擁抱的機會要好好珍惜,因為那份溫度會永遠留在「觸覺感官記憶」中。

    後來,幾年後有一天,與小寶貝牽手在公園散步,突然他把我的手拉近放在眼前反覆看著,不禁問著:

      我說:小寶貝,為什麼一直看媽媽的手?!

    小寶貝:媽咪,你的手軟軟的、暖暖的好舒服,跟爸爸的手不一樣。

      我說:哦!爸爸的手是什麼感覺呢?!

     小寶貝:爸爸的手厚厚的、熱熱的,還很ㄉㄨㄞ、ㄉㄨㄞ哦!

 說完,小小單眼皮笑得更睜不開了,但我知道,爸爸雖然不在她身邊陪她成長,可是那雙手從沒離開過他的掌心和記憶

   因此,剛接到邀請寫推薦序時,見到「以愛之名」,讚嘆這名字取得真好,若沒有這份愛的支持,失去另一伴的人們,可能重啟人生的這條路會滿佈哀傷與惆悵,反之,因為瞭解愛的延續,則會發現潛藏在生命底層裡的韌性與張力,用喜悅與創造讓我們重啟人生。失去伴侶13年,這不算長,也不算短的日子裡,每天我活得很喜悅也精采,更重要的是每一天,仍帶著「我們的」關愛陪伴孩子成長,從不避諱與孩子們談爸爸過往的一切,雖然他人已遠離,但愛仍在。

     因此,透過「以愛之名」,有許多因為不同原因失去伴侶的真實例證,在重啟人生的路上各形各色的問題,相信一定會得到您許多共鳴。不過,我們還是衷心期望每位朋友都能與另一伴白頭偕老。只是我們誰都無法預測人生劇本會往哪裡走,所以無論是女性或是男性,一定要培養一個能夠投入熱情的工作或興趣、一個屬於自己療傷的機制、一個能夠分享愛的方法加上每天靜坐或是信仰,這些都是孕育生命韌性並厚實生命危機處理的能力,即使失去了伴侶,您還能保有愛的溫度,活出一個全新的自己。

點選封面可以連結網路書店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33153

以愛之名說再見_正封final  

*熟年優雅學院感謝郭念洛女士為此書做推薦,並為文分享這一段不容易的人生故事,希望透過閱讀,可以撫平喪偶女性的傷痛,並讓文字成為支持和陪伴的角色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熟年優雅學院

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