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葵照護Aoi Care-森田洋一與加藤忠相合著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加藤忠相談他與「葵照護」的故事,書籍和電影影響中國兩岸

 作者/ 加藤忠相 (提供/太雅出版社)

image006  

(上圖/加藤忠相是日本籐澤社區葵照護的創辦人。)

葵照護電影海報  

(葵照護裡面的照護員與長者的故事,在日本被拍成電影,中國片名叫做「看護人」)

電影預告片請點:http://www.care-movie.com/movie/

葵照護平封  

(這是台灣太雅出版社翻譯出版的「葵照護)

《葵照護AOI Care》一書,由太雅出版社熟年優雅學院推出。

博客來:https://bit.ly/2J3MFSz
誠品:https://bit.ly/2LbiZ6B

 

(正文/ 加藤忠相)

 

報章媒體上經常以「二十五歲獨立創業的年輕老板」這類的標題介紹我,這讓我覺得非常過意不去。這樣的標題會讓人覺得,這是一位年輕有為、前途無量的青年。說實話我並不是一個那麼優秀的人。當年以社會新鮮人跨出第一步的時候,立刻就陷入了無底的深淵;如今,我也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特別的事情,只不過是相信合乎情理的原則,同時持續堅持走下去罷了。 

心中不存在既有觀念 

  我開始從事照護工作的理由是……沒有明確的理由。 

  許多人認為畢業於東北福祉大學的我,一開始就以從事照護工作為志向,但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。為了攻讀歷史,我原本打算填歷史學系,當經營托兒所的祖父告訴我「我可是為了你才經營托兒所的哩」,不知為何當下竟也沒有反駁。我想我或許就是那種爺爺眼中的乖小孩吧!因此大學期間,我在教育學方面投注了不少心力,在完全沒有任何機會見識老人照護工作的情況下,就這麼畢業了。因此我沒有機會認識所謂的「老人照護是怎麼一回事」,心中也沒有這類的既觀念。如今想想或許是因為這樣才有現在的我也不一定。

  祖父在我大學在學期間過世了。之後父親對著大學畢後從仙台返家的我,說出一句令我震驚不已的話,事到如今這句話仍深植我心。這句話是「抱歉……家裡沒有工作可以讓你做……」。原來托兒所的經營權在我大學畢業前不久,遭叔父奪去。為了繼承家業而就讀福祉大學的我,前途就此陷入漆黑的迷茫中。茫然的我一直躲在院子裡,把心思都集中在院子裡的花花草草上。幾個月後我到花店打工,就這麼過了半年,我收到了一個我在神奈川縣社會福利協議會(1)登記求職的工作機會,這個工作機會來自一個養護機構。

 第一線的照護印象與現實之間的落差

   當我以體驗志工的身分踏入養護機構的那一瞬間,眼前的景象對我造成的衝擊,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。當時的景象徹底顛覆了自己過去對老人之家的那種「跟爺爺奶奶喝茶的溫馨印象」。或許當年我所任職的養護機構,比一般的機構更極端也不一定,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眼前的光景盡是一些讓我質疑,機構到底是為了照護老人而設立的呢?還是為了某些人而設立的呢?

  倘若問一般人,設立老人照護機構的目的何在?相信多數人都會回答「為了照顧長者的生活」。或許有些人會更直接了當的回答,為了家屬。然而我個人的印象卻是「為了職員而存在的職場」。

 工作就只是按照上司給的幾張操作手冊執行任務。發茶點、換寢具、引導長者上廁所、換尿布、準備餐點、協助長者用餐……明明是長者的生活空間,卻以業務工作或機構運作的方便性為優先考量。沐浴方面,每週排兩天洗澡日;餐飲方面,只給長者一個小時用餐,超過時間就將餐點收掉。最令人啞口無言的是,竟還規定了協助如廁的時間。長者明明可以到廁所去如廁,卻為了配合規定的如廁時間,而必須包尿布。難道所謂的工作,只要冠上福利或照護的名義,就什麼事情都可以做了嗎?當時的我心裡一直有這樣的疑問。

 從事照護工作期間,常有人會對我說「你真了不起」,或「你好辛苦」,我心想領人薪水,哪有不辛苦的呢?總之對於第一次的照護體驗,殘存在個人心中的那些不協調感實在太強烈了。

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

  生性懦弱的我,在中小學時,是個備受欺凌的孩子。儘管在高中時,經歷過社團活動的磨練,但即使是現在,面對人際關係的處理,或陷入對自己不利的情況時,還是會比較敏感。

「自己無法接受的待遇,理當不該以同樣的方式待人」,這是從小祖父母和爸媽對我的教誨。相信這應該就是成語中提到的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了吧!許多人選擇從事照護工作的理由是「想幫助別人」或是「喜歡和長者相處」。然而這些人投入職場後,卻「因為老人家外出會有危險」而將門鎖上,「因為老人家會玩弄排泄物」而讓長者穿連身衣,「因為老人家會胡言亂語或出現幻覺症狀」而讓長者服用精神藥物……如果是一個對照護工作有好感的人,在職場上卻必須把支配管理長者的行為視為是自己份內的工作,相信這個人應該很難持續在這種環境下工作吧!

 年輕氣盛下創業,毫無計畫性可言

  儘管我在養護機構已經工作了三年多,然而我與機構理事長及工作夥伴之間的摩擦,依舊讓我感到身心疲憊。當時我在書局看到一本書,名為《團體家屋的基礎知識》(山井和則著)。略讀了一會,我立刻覺得「就是它,就是這樣的照護!」在書裡提到的照護模式下,即使得了失智症,依然可以和少數人共同生活,而且是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。

   於是在「我想實現這種照護!」的衝動下,我立刻與作者山井先生取得聯繫。山井先生是一位活躍的現任國會議員,相對地我只是一個懂得養護機構第一線作業,卻沒有照顧服務員技術士資格的年輕小夥子。說穿了我不過就是一個仗著自己年輕的傻小子()

   就像文章一開始提到了「二十五歲獨立創業的年輕老板」的這個痛,當年的我沒有資金、不具國考資格、沒有人脈、什麼都不懂……全憑一身的年輕和勇氣。當時我認為,要自由自在的落實自己心中所想要的照護工作,就必須當老板,而這的確就是正確答案。只不過自由的代價似乎遠遠超出我的想像。

   我和我在養護機構任職期間結識的女友,兩人辭掉正職,一邊打工,一邊準備成立公司。當年的我甚至不知道有向銀行借貸的這種管道。大學時代使用文字處理機的我,也不懂如何使用電腦的WORDEXCEL。在備妥提交給銀行的文件之前,也不懂什麼是會計處理。現在想想真的是魯莽得可笑。一邊在住友電工打工,一邊準備,儘管慌亂的情形接二連三,所幸公司的設立還是順利完成了。

 老實說當時的我心裡真的覺得「天啊!為什麼一天不是三十個小時呢!」。我們順利在二〇〇〇年一月創辦了「葵照護」(Aoi Care),並於兩天後完成結婚登記。同年年底開辦「團體家屋結緣」(Group Home MUSUBI),緊接著隔年一月開始經營「日照中心話家常」(Day Service IDOBATA)

   絲毫沒有經營機構等相關經驗的我們,草創期過得極為艱辛。四處拜託人介紹有日照需求的長者給我們之後,在正式營業時,終於有兩位長者來到了我們的日照中心。和這兩位長者相處的時光對我來說,是一段永難忘懷的回憶。只不過說難聽一點,這兩位長者其實是被其他機構認定為不好應付的「問題老人」。老人家不僅不斷揮舞著棒子,還一心想要橫越農夫剛犁好的田,以致於我們不得不隨侍在側……雖然只有照顧兩位長者,但當時的情形真的是一刻都不得閒。

   然而這樣的經驗卻也讓我體認到,過去在關起心門「假裝看不到」的機構裡工作時,自己並沒有用心面對長者的需求。從照顧這兩位長者的經驗中,我們反而學會傾聽長者心中的「煩惱」,了解他們不想待在屋子裡的心情,懂得應該透過充分的溝通來照顧長者,而不是將日照中心的玄關上鎖。

  以接下來這位長者為例,老婦人氣呼呼的想從機構往外衝,口中還喊著「我想要游回小島啦」。事實上老婦人的舉動背後有她的理由存在,卻因為沒有人懂得她的心情,讓她甚感煩惱,導致她出現這種舉動。該怎麼做才能讓老婦人「不再煩惱」呢……?為此我們開始用心聆聽長者的內心世界,思考該怎麼做才能讓長者覺得,機構和他們想要回去的地方有相似的安全感。

   相信當年我們如果還是用欺瞞或上鎖的方式應付長者的話,直到今天我們也不會對該如何照顧長者有所體認,持續把支配管理長者的行為當作是自己的工作。

   自從體認到該如何照顧長者之後,無論遇到再難應付的長者,我們都會和工作人員一起盡心盡力地面對長者,不會拒收長者。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,長者也會面帶笑容的前來機構。一開始有些長者非常排斥,嘴上嘮叨著「日照中心?我才不要去那種地方哩」,勉為其難地來了一個星期後,長者便開始要求「想要多來一天」,最後天數慢慢增加到幾乎天天都來露臉,而社區的照顧管理專員之間也開始出現「可以放心交給『日照中心話家常』」的聲音。

不為所動的態度

  身為照護產業的一員,個人對於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的態度,無論是二十五歲的當年,或是四十一歲的現在,基本上都沒有太大的改變。以日照中心為例,提供七個小時的服務是目前的主流,但如果是你的話,你有辦法讓自己坐在日照中心的椅子上長達七小時嗎?你做得到嗎?相信即使是星巴克或Tully′s這類的連鎖咖啡廳,要坐上七小時也不太容易。自己沒有辦法坐這麼久的地方,長者有辦法坐這麼長的時間嗎?大家覺得一個因失智,變得無法辨識時間、地點而煩心的長者,有辦法靜靜的坐在一個地方這麼久嗎?

   然而當長者耐不住性子起身走動,卻會留下「遊走」症狀的紀錄,還會被工作人員視為問題老人,有時這類機構甚至還表態「我們也很辛苦!很努力啊!」。說實話我個人真心期盼社會上不要有這種機構存在。我想與其說專業性,這應該只是做人的基本問題。無論是該增加人力減少營收,或是該和工作人員好好溝通,對於這樣的問題,我個人決不讓步。

   過去我的工作主要是負責經營管理「日照中心話家常」,但幾年下來我也遇到了一些瓶頸。值得慶幸的是,在社區居民的支持下,日照中心不僅搖身成為頗受歡迎的機構,營運上也算穩定,然而在日本政府對於「日照中心」的重重規定下,單一機構很難提供長者全面性的支援,而這讓我心中開始產生不滿。這些不滿包括對於每週只來一天的長者,我只能了解他們一週一百六十八小時中的六小時(當時日照中心的主流服務時間為六小時);即使寒冬依然清晨就在機構玄關等我們開門的奶奶,卻在不是我們提供服務的時段中病倒;礙於日照中心無法過夜,無可奈何下到其他機構寄宿的爺爺,卻在不熟悉環境的情況下,為找尋出口摔倒住院。過去這些日子裡,我不知面對過多少次這樣的經驗,而這些經驗讓我飽嘗了無力感的折磨。

  為了找出解決之道,我參加過不少各地業界先進所舉辦的學習營。從AZAREAN真田的宮島渡先生、富山型日間照顧服務的惣万佳代子女士,到長岡辛夷園的小山剛先生,其中許多先進的想法兼具了實務與理論。還有很多先進我沒能一一列出,在大家的細心指導下才有今天的我們。我們機構裡所做的這些努力,事實上都是業界先進的心血結晶。說白了我們所做的努力,也就是模仿這些先進的做法。一路模仿下來,結果我們所找到的答案是「宅老所」(2),也就是現行制度中的「小規模多機能」。所謂的「小規模多機能」正是此書的重點,懇請大家詳細閱讀主要的章節。           

 1:推動社區福利的民間社會福利團體

2: 日本長照保險法上路之前的老人之家

(本文取自「葵照護」一書,版權所有,為經過太雅出版社同意,請勿轉載)

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FB廣告  

「葵照護」讓長者在自己的社區裡,居家快樂地終老

 

傳統的照護世界,讓長者覺得一旦住進醫院或機構,就很難回歸居家生活。在居家、機構/醫院之間充滿了令人不安的未知與陌生……

 

葵照護卻一反傳統經驗,在社區裡發展照護服務,提供家人般的感受,也讓長輩可自主很多事情。葵照護的環境對社區學童、婦女開放,增加長輩跟外界的互動。即便是生病了,夜間可以住在葵照護中心,等身體恢復了再回家。這種強調「關係信任」與「自立支援」的葵照護,可以讓每個人有尊嚴而安全地在地終老。

 

台灣長照政策需要你我先來認識什麼是葵照護Aoi Care,並一起成為高齡化社會社區營造行列的一員!

 

本書重點:

 

1. 發展具有真實關係的照護模式,

2. 小規模多機能、自立支援的照護模式

3. 強化社區參與,長輩不寂寞

 

本書特色: 

模擬上課場景的對話,由森田洋之醫生邀請加藤忠相先生到照護中心上課,兩位虛擬學員角色十分逗趣,還配上漫畫,常常30秒就讓你恍然大悟--葵照護跟傳統照護的區別是什麼。 

 

《葵照顧AOI Care61日上市!

博客來:https://bit.ly/2J3MFSz

金石堂:https://bit.ly/2sx44Mo

誠品:https://bit.ly/2LbiZ6B

晨星:https://bit.ly/2JmIQLQ

 

藤澤型社區照顧《葵照顧(あおいけあ)》相關報導
https://www.peopo.org/news/297725
https://www.peopo.org/news/297705

 

熟年優雅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